我相信慈悲

 

我在今學年的開學禮,與同學分享了兩個生活例子,一是澳門風災造成哀鴻處處,另一是為親睹交通意外中消防員奮勇救人而感動,提醒同學要常存慈悲和仁愛之心,不要輕易跌入旁觀者的冷漠和嬉笑。不料開學之初,社會上就發生消防員跳入化寶爐救人和教大民主牆事件---兩件事好像恰恰呼應了我的講話。

學校近年將《論語》引入正規課堂,除了傳承發揚中華文化,重要的落墨點正在培養學生的品德人格。儒家思想強調「仁者愛人」,「人之異於禽獸」,全校老師和我,都希望學生懂得尊重和關愛別人。有品德的人會被人尊重,有品德的人更會懂得尊重別人,所以我在課程的序言,特別翻用了張愛玲的話作題目,說「因為慈悲,所以懂得」。慈悲,本藏於人性,作為人,「品德第一」是硬道理,希望同學可以培養、煥發自己人性中的光輝。

說到懂得,最近有年青人從哲學的學術角度,跟我討論同情心的實質作用和利弊,我知道這在西方,的確引起了一些討論,耶魯大學心理學教授Paul Bloom 便寫有這種觀點的文章。我很感慨,明白這些說法,就更明白年青一代漸行漸遠的某些原因。西方思辯高揚理性思考,中國文化強調情感意義,兩者如能互補,人類文明光輝和心靈安頓都可得到進步。道德之為物,很大程度上建基於共有人性,我不知道慈悲或者同情心,是否真如某些年青人所相信的無用,只知道這源於人性,我相信慈悲,更相信和珍惜這是基本人性。我的確無法證明為眼前孩子跌倒而心驚,比同情遠在千里受飢病之苦的非洲人,來得更合理和理性,我只知這就是人性良善的一面。看見別人痛苦而無所動,甚至殘忍涼薄,落井下石,與其說不道德,不如說喪失了基本人性。身為教育工作者,我痛心,策省!



   

 

 

 

 

潘步釗校長

2017年9月12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