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紫珂同學的賞析文字

 

學校演出《寫我絃歌》話劇,我為此寫了一首七律。原詩是﹕



庠門此日中宵舞,一劇從頭起殪驂。

曲水無聲驚遠近,弦歌有夢寄西南。

小園蛇鼠難存一,大道鯤鵬問再三。

桃李飄搖芳不盡,書成慷慨與君談。 題《寫我絃歌》再演



感謝中五級張紫珂同學讀後寫了賞析文字,而且寫得相當不錯。我借「校長心窗」一角展示,也借她的文字,希望讓同學讀懂詩意,更明白此劇的意義,從而對文學文化,歷史家國都有更深刻的認識。

張同學的賞析:

「庠門此日中宵舞,一劇從頭起殪驂」展現了彼時西南聯大學子們刻苦研究、學習的場景。庠門,指學校,「中宵舞」——如同晉代時,聞雞起舞的少年祖逖一般充滿鬥志。然而這樣學習的盛景,經過歷史歲月的洗刷,家國顛危,已如屈原《國殤》中,戰爭中負傷的「殪驂」戰馬般孱弱。如今,《寫我絃歌》這部話劇將再起舊時學風繁昌,「一劇從頭起殪驂」帶出了話劇重述歷史、重展「絃歌不輟」的責任與使命。

「曲水無聲驚遠近,弦歌有夢寄西南」。此句以王羲之《蘭亭集序》中,賢士們流觴曲水、飲酒吟詩時自由的學習風氣,帶出教育真正的意義——不為功利,一心育人,教會學生們珍惜學習和自己的人生。曲水默默流淌,像教育和知識一樣教化熏陶,成就一代又一代的中國青年,令中華文化立足光耀世界文明之中。為國事和文化深感憂慮的有志之士們,決心將重振學風的夢想之歌在西南聯大續寫,重拾真諦。「無聲」對「有夢」、「驚」對「寄」,對仗工整間,更是透出學生、教師們克服困難的決心。

「小園蛇鼠難存一,大道鯤鵬問再三」。此句則更將西南聯大師生當年眾志成城的決心展露得淋漓盡致。劇中的小園蛇鼠,所指萬惡的侵略者門。他們作為戰爭的締造者,便如那蛇鼠一輩,無立錐之地,難以長久地生存苟活。而反觀學生們,他們所追尋的處世、學習之道之崇高、偉大,和那些宵小之輩形成了鮮明的對比。以《莊子》中「摶扶搖而上者九萬里」的巨大鯤鵬比喻學生、教師們所追求的浩瀚知識,他們無一不抱著孜孜不倦的精神來追求,更顯任重道遠的決心。

「桃李飄搖芳不盡,書成慷慨與君談」。桃李,一般代指教師們百年育人的累累碩果。在西南聯大的年代裡,教師們儼然是教育的戰鬥者們,冒著紛飛戰火,培養出了一大批如桃花、李花般的學生。八十年過去,桃李在歲月中飄搖,但是,納入聽桃李般芳香的意志,一定還傳遞著它的芬芳,影響著後繼者們。以何延續這沁人的芬芳?便是今日,將它書寫成慷慨激昂的不輟絃歌,與君共賞。

   

 

潘步釗校長

2018年4月10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