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遠不會AA制 --- 序《總有你鼓勵》

 


我是舊派人,認真準確來說,是非常舊派的人,特別是在傳統文化倫理觀念上。對於師生關係,應該也是時人所說的「離地」極矣!雖不至要動輒遠溯於「天地君親師」的綱常大義,但讀書教學三十年,獨憐時世,有相當堅持的一己看法。

三十年前開始當老師,我就從來不容許學生以顧客或消費者自居。我在課堂內外,都告訴他們「如果你是顧客,那每天五時後,有關你失戀、跟父母兄弟吵架、生活上的許多為甚麼,甚至即使你準備自殺,請也不要找我,因為我已經「收工」。不信!你嘗試半夜三點鐘,去超級市場買一瓶可樂,呼號慘叫說你快要渴死了。看看會不會有人開門?」

我是你的老師、是朋友,所以你半夜,或者任何時候有困難,我會出現。

當上校長後,我也常將這些話與同事分享,在校內也嚴禁同事將學生稱呼為「客」,在每年的中一收生資訊日,會直接告訴講座中有意報讀的孩子和家長,如果你想在學校當「消費者」,這所學校不適合你!

這樣的「離地」觀念,在二十一世紀的香港當校長,當然不討好不合時宜。我的師道觀念很簡單,不必是荀子「君師者,治之本也」,或者是《後漢書》中記載的「臣聞明王聖主,莫不尊師貴道。」不要到了忠臣孝子這樣的高度,只是我相信和喜歡中國人強調一切倫常關係,背後都因為「道德與感情」。

年青時讀教育文憑,遇上許多管理、法規、專業、監察的詞彙,我理解也諒解﹕教師是人,人會疏懶,會卑劣,更重要是孩子必須要保頀。只是,我心裡不舒服,覺得事情好像不應該是這樣的。師生情是人與人相交相處的情感形式,離開繁瑣不貼地的天道君恩、闡釋聖人經典之類,其實只是很簡單的傳授與學習,感恩與愛錫的關係,而且夾著茫茫人海中相逢的因緣。為人弟子,明白老師不必一定要教我,更不必一定要愛我栽培我﹔中國傳統師道其實活潑而具人性化。《論語》裡「何傷乎,亦各言其志也」、「有教無類」、「三人行必有我師」,全都是在二千多年前已達到的現代教育理論高度,更難得是學生會視老師為偶像人物,顏淵對老師孔子的仰慕﹕喟然歎曰「仰之彌高,鑽之彌堅」﹔孟子說「得天下英才而育之」是君子三樂的一種﹔韓愈說「弟子不必不如師,師不必賢於弟子」,剔透通靈﹔歐陽修送學生徐無黨南歸,殷殷在意﹕「欲摧其盛氣而勉其思也。」歷史文化一再告訴我,儒家思想讓教育一以貫之,由內而外的價值追求,不是資本主義社會,每一細節都是單位換算,責任價格。

《宋史·楊時傳》記載了一段關於師生的千秋佳話:

    熙寧九年,(楊時)中進士第。時河南程顥與弟頤講孔、孟絕學於熙、豐之際,河、洛之士翕然師之。時調官不赴,以師禮見顥於潁昌,相得甚歡。其歸也,顥目送之曰:『吾道南矣。』四年顥死,時聞之,設位哭寢門,而以書赴告同學者。至是,又見頤於洛,時蓋年四十矣。一日見頤,頤偶瞑坐,時與游酢侍立不去,頤既覺,則門外雪深一尺矣。德望日重,四方之士不遠千里從之游,號曰龜山先生。

這是程門立雪成語的由來。中國人讀這故事,想到求學向上之心的可貴,這較多從學生的角度思考﹔我同樣重視前半「吾道南矣」的四字,這是從為人師的角度訴說。程顥送學生南歸,知道自己的學問思想,將隨弟子南歸而得以傳揚散播,是當老師的重要回報。「程門立雪」和「吾道南矣」,然後夾著尊敬、關懷和痛錫,一切的師生美好都已經在這裡了。把師生說成是消費過程,令人討厭和失望,活像懷春少女遇上白馬王子或霸道總裁,喁喁情話,一頓浪漫燭光晚餐之後,他竟忽然跟你說要「AA制」﹕港幣二百七十八個半,唔該!

師生情是一段真摯動人的愛情,雙方共同付出和經營,進入的角度可以不同,但情感的高度和濃度是一樣的。

我本來以為自己是這樣的不合時宜,讀到本書,發覺我深信的故事,原來在現實世界仍舊花開季季,我嚮往的師道依然處處迴蕩。書中三十多對師生的文字對話,反映師生情沒有邊界標籤,不管是教授、院長、博士、成名作家、為人師或將為人師、畢業已多年或者仍然在學,如果曾經認真泅游過,相期心事,都願意回頭眷戀,珍惜那些動人的氣息與溫度。書中許多話叫我這為人師者細味與警策﹕「謝謝你的堅持,讓我找到學習的樂趣,讓我喜歡上學,甚至期待上學」﹔「假若我不曾遇上你,或者我的人生路向將會截然不同」﹔「但你卻改變了我的人生」﹔「有些片段,真是要離開後才會不斷追憶」﹔「老師您像能看透人心一樣,捕捉到我內心脆弱的一面,在我失落的時候給我溫暖的擁抱」﹔「高中三年,您說的每一句話,我都記在心裏」﹔「現在,每當我看見船時,也會想起妳」。離開權益、計算與問責,師生間互相關懷、欣賞、學習、鼓勵與影響,最重要的是彼此記住和思念。忝為人師,我們會享受珍惜,而且明白,人生許多種倫常情感,要動人,就必須深情凝睇,答贈往還,永遠不會「AA制」。

感謝編者用心籌組、編排了豐富,耐溫耐寒的疊疊師生情。書很動人,書名也動人-----《總有你鼓勵》。不錯,讀了書中一段段情感和文字的往還,我,被鼓勵了!

後記 : 這篇文章是我為朋友寫師生情的新書的序文。十多年來,我斷斷續續地以「校長心窗」為平台,與大家分享。九月起我不再擔任校長,以此文作一句號,或許也是饒有意義的事。情在其中,教育心事也在其中,願與同道有心人共勉!

 

潘步釗

2022年8月